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Society’ Category

最近跟記者很有緣。前天去騎腳踏車運動的時候,被TVBS記者訪問,本來以為他沒有得到想要的回答,不會被播出來。不過看樣子他們剪接的技巧確實高超,昨天收到學姐的簡訊說我上電視了。(因為家裏沒有第四台,不曉得我在電視上的英姿,哈) (繼續閱讀…)

廣告

Read Full Post »

那天傍晚,我也被架上了警備車……

**********************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下午趁著工作的空檔,和同事一同去中山南路散步,這是在台大法學院附近住了幾年的習慣,每當有抗議遊行的時候,都要去湊熱鬧。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My excessively enthusiastic and immature conjectures that the democracy of Taiwan has been mature enough to withstand the power concentrated on KMT are proved totally incorrect. President Ma has been in office only for less than 180 days.  The conducts of his party have raised worldwide concerns about Taiwan’s media freedom and the justice system: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人權思想家常以「滑坡理論」(Slippery slope)論證基本人權的重要,簡單說,政府對基本人權的侵犯就像踏上滑坡一樣,一踩上去難免一路滑到底。政府侵犯個人言論自由,很難就此打住,勢必也會侵犯到宗教信仰、集會結社自由等等,最後就是自由權、平等權等基本人權了。而台灣的現況似乎正踏在這條分界點上。

政治人物也需要尊嚴,很少有人像陳水扁前總統一樣,能夠忍受紅杉軍在他辦公室門口抗爭那麼久,所以政治人物容許憲法第十一條「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與NCC並存,也容許新聞局透過董事長與董事的遴聘權操縱中央通訊社的人事與營運。另一方面,又允許集會遊行法與憲法第十四條「人民有集會及結社之自由。」並存。一旦政權落入對於民主自由價值認同不足的政客手中時,政府有權恣意操弄的法律與機構將把台灣帶到奴役之路的彼端。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前一陣子,電視上出現許多呼籲 減稅廣告,聽說是工商總會砸大錢託撥的。經過公平稅改聯盟極力抵抗,最後,NCC介入停播那一系列廣告。關於減稅的話題似乎因此降溫,但最近因為政府熱烈討論降遺贈稅的問題,又重新引起民眾關注。

稅制牽扯層面相當廣泛–如:經濟發展、國際競爭力、社會福利等等–很難由單一角度評斷。更重要的是,各種稅制都是取捨,顧及公平所得分配時,常常犧牲掉經濟成長。不像健達出奇蛋能一次滿足你三個願望,稅制常常只能滿足你一個願望,而且需要學著接受兩個副作用。因此,我不打算深入地討論稅改的議題,只想從經濟學原理出發,希望只要受過基本經濟學訓練的人,都應該有能力如此看待這個議題。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Publius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

這個制度的重心也在於, 這個市場的參與者, 希望將資訊能夠可信的被各方採納, 更進一步的問題是, 在某些情況之下, 這種 signaling 反而是沒有效率的, 更簡單的來說, 在某些給定條件底下, 訊號的存在, 只是造成所得的重分配。 (繼續閱讀…)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